当前位置 :  > 内容

论法律语言的通俗化和大众化

来源: 责编:admin 作者:佚名 时间:2009-12-01 浏览:
 

论法律语言的通俗化和大众化

——法学语言转向系列研究之五

20053

 

0.序论:何为法律语言

定义:古往今来,人类在立法、司法、执法、法学研究、法学教育等等与法律有关的一切社会实践活动的言语行为——书面和口头——之聚合。

1.立法:成文法(法律文本,如宪法、刑法、民法、婚姻法、诉讼法等等)和制定这些成文法的活动(如全国人大对法律的讨论)。

2.司法(包括调解):法庭审判语言,包括审判中使用的相关的书面语言。

3.执法:行政机关(包括法院的执法部门)等等执法机构,在执行法律过程中使用的语言或者语言活动。

4.法学教育:在教育机构从事法学或者法律教育和学习中使用的语言。

5.法学研究:法学工作者或者法学专业人士,在从事法学理论或者法律研究和交流过程中使用的语言或者语言活动。

6.其他:如法律咨询等所有其他跟法律有关的活动中使用的语言。

 

1.现实问题

案例1: “法言法语”欺负农民兄弟。

《辽宁法制报》31日报道 

20031111日,辽宁生铁岭市西丰县郜(gao)家店镇崴(wei)村的三位农民,因为孩子辍学被“抓”到县法院。15天后,他们被放出时,分别交了近千元的罚款。然而罚款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大多数孩子在重罚之下并没有重返校园;而且,被罚的家长更是怨声连连,埋怨政府此举对他们是“雪上加霜”。那么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

200398日上午11点钟,刘兴龙家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个人他认识,是镇司法助理员吴某,另外两个他不认识(事后得知是县法院的)。他们给老刘留下两样东西:一是西丰县人民法院的传票,被传事由是“到庭”,时间是“915日上午9时”,地点是“执行二庭”;一是西丰县人民法院执行通知书,内容是“郜家店镇政府处罚决定书已发生法律效力,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地二百二十条的规定,限2003914日前履行完上述法律文书对你规定的义务,逾期不履行,予以强制执行”。当天,马庆元和马庆林兄弟俩也收到了这两样东西。

马庆元说,他根本不知道这两张纸是什么意思。刘兴龙的媳妇杨桂珍告诉记者,那三个人一进屋就说是因为孩子辍学的事。她问去法院干啥,来人答交罚款。农民因为不了解法律文书的法律意义,也不知道会带来什么法律后果,三位村民根本没有把这两张纸当回事,就放在一边了。

 

案例2(刑事诉讼案):“法言法语”让被告人“上树”

……

审判长:你上诉吗?

被告人:上树?

……

 

案例3(杀人案):“法言法语”让法官和被告大玩“作迷藏”

(在重庆审理,被告张军等被指控犯有杀人、贩卖枪支等罪行。)

 

审判长:本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一(未听清楚)条规定对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张某、秦某某、全某某、严某、莫某某、纳某、朱某某、陈某某、王某、杨某某、杨某等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抢劫枪支弹药罪、非法买卖运输私藏枪支弹药罪包庇罪一案进行公开审理。现在宣布合议庭组成人员、书记员、公诉人、翻译人员名单。本合议庭由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副庭长卢军、代理审判员孙志云、代理审判员张哲兵组成,卢军担任审判长,书记员陈曼淑、书记员赵雨华担任庭审、庭审记录。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检察员安东、戴晓冬、代理检查员杨义出庭支持公诉。翻译人员王楚佳到庭参加诉讼。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规定,被告人对合议庭成员、书记员、公诉人、翻译人员有申请回避的权利。

审判长:被告人张某,听清楚了没有?

……

审判长:被告人莫某某,听清楚了没有?

莫某某:听清楚了。

审判长:你对合议庭人员、书记员、公诉人是否申请回避?

莫某某:谢谢。

审判长:是否申请回避?

莫某某:是

审判长:听清楚了没有?

莫某某:听清楚了。

审判长:你对合议庭人员、书记员、公诉人是否申请回避?

莫某某:是,谢谢。

审判长:被告人莫某某,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申请回避?

莫某某:我不懂。

审判长:不懂啊?本庭给你解释一下啊。所谓申请回避就是说你认为合议庭成员、公诉人或者是书记员是本案的亲属、当事人的亲属或者是与本案当事人的亲属有厉害关系的、或者是担任本案的证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可能影响本案公正审理的这种情况下可以申请回避。那么你认为本案的合议庭成员、书记员、公诉人能否公证审理这个案件。如果你认为不能够你可以申请回避,如果你认为能够,就可以不申请回避。那么你申请回避不?是否申请回避?

莫某某:不申请。

 

2.法律语言学者之见

2-1 中立态度

舒国滢在谈到“司法的广场化”到“司法的戏剧化”的转变时说:“法律是在‘舞台’(法庭)上被‘表演’的,他被一套复杂的行业(专业)语言所垄断。。。。。。以至于,普通的民众每天在各种各样的法律中生活,却似乎又感到法律离他们的生活愈来愈遥远。。。。。。”(2000

 

2-2 歌颂“法言法语”

孙笑侠:“任何职业均拥有自己的职业话语体系。这些话语有专业词汇构成,形成专业领域,进而形成专业屏障。法律职业的语言是一种特殊的语言,其中的术语由两部分组成,一是来自制定法规定的法定术语,一是来自法学理论的法学术语。大众话语具有情绪化、理想化的特点,而职业话语则具有理性化、专业化的特点。法律职业的语言特征就是法律人才能够娴熟运用法定术语和法学术语进行观察、思考和判断。”(《法理学》,公丕祥主编,复旦大学出版出版社,2002年,第426页)。

“。。。。。。不会产生大众语言所带来的烦琐与不一致。”(出去同上,第426页)。

“历史上,不仅法律家坚持使用法律语言,而且各界人士也对法律语言倍加推崇与赞誉。比如,意大利诗人但丁在他的著作《论俗语》中将‘法庭的’语言与‘光辉的’语言、‘中心的’语言、‘宫廷的’语言并列为‘理想的语言’,并指出法庭的语言是‘准确的。经过权衡斟酌的[’。参见朱光潜:《西方美学史》上册,人民文学出版社1964年版,第128页。”

 

2-3 批判“法言法语”

但丁的时代与今天的时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时代。

事实上,很多社会学家、语言学家等等人士批评法律语言。早在1835年,一位名叫Arthur Symonds 的人就曾严厉批评律师和议会法律起草人的罗嗦冗赘。他说“I give you that orange.”(我把那个桔子给你。)这个简单的一句话在律师哪里就会变成下面这个样子:

 

I give you all and singular, my estate and interest, right, title, claim and advantage of and in that orange, with all its rind, skin, juice, pulp and pips, and all right and advantage therein, with full power to bite, cut, suck, and otherwise eat the same, or give the same away as fully and effectively as I the said A.B. am now entitled to bite, cut, suck, or otherwise eat the same orange, or give the same away, with or without its rind, skin, juice, pulp, and pips, anything hereinbefore, or hereinafter, or in any other deed, or deeds, instrument or instruments of what nature or kind soever, to the contrary in any wise, notwithstanding.

 

(我把所有的、独一的、属于这个桔子的和包含在这个桔子中的地产、利益、权利、资格、主张、和优势都给你,包括它的外皮、内皮、桔汁、桔肉、籽粒、及其内含的所有权利和优势;并赋予你充分的权力完全地有效地咬它、切它、吸它、吃它、或者拿他送人,不管是带上外皮、内皮、桔汁、桔肉、籽粒还是不带这些东西,就像我,即上面所说的某某,那样有权去咬它、切它、吸它、吃它、或者拿他送人一样,不管是在此前,还是在此后,不管是使用什么样的文据,一个文据还是多个文据,一个契据还是多个契据,也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和性质的文据或者契据,。。。。。)

 

3.本文作者观点

法学语言转向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解决法律语言为普通民众所理解这个问题。

我们要什么样的法律语言?要让法律语言的通俗化和平民化!以法律语言成为为普通人能理解的语言为使命!

我经常在法庭上听见被告人说,“我不懂法”。究竟是他们没有读法律,还是读不懂法律?

所以法学语言转向的一个重要任务是让平民百姓读懂法律。让他们守法提供一个前提条件,让公正和正义的实施有一个前提条件。

法律(学)工作者与一般老百姓首先在法律图式知识上的互动不对称,不公正,语言图式的不对称加剧了这种不公正,不平等。所以,我们至少要做到语言对称,语言公正。这是做到最起码的公正,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也应该能做到的。

语言的不公正,导致法律的不公正。说轻一点,精英“法言语语”是对普通老百姓玩弄,愚弄。

在西方,很多人认为,法律语言被故意弄得难懂,主要是因为有人要垄断这个行业。要拆去这个屏障!

我们的法学家,我们的立法者,在起草法律的时候,心中不要只想着自己的同行,而要惦记着数以亿万计的普通老百姓,想着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

所有的法律文本,只要能够用通俗的语言表达的,一定要用通俗的语言表达;所有的专业术语,只要能够用通俗的话表达的,一定要用通俗的话。

 

3.哲学语言转向中“日常语言学派”的传统

语言哲学上的“逻辑语言学派”和“日常语言学派”之争。

逻辑语言学派

语义哲学(罗素,卡尔那普,包括早期的维特根斯坦,等等)认为,日常语言有严重缺陷,它的语法形式模糊或掩盖了反映语言本质的逻辑形式,形而上学命题就是因为把表面语法形式误认为真正的逻辑形式而引起的,哲学的任务是揭露这种混淆和遮蔽,必要时甚至可以用人工的语言来改造或替代日常语言。

日常语言学派

语用哲学(摩尔,奥斯丁,塞尔,后期维特根斯坦等等)认为日常语言本身并无缺陷,形而上学问题的产生是人们以一种奇怪的方式使用日常语言。他们认为日常语言是最基本的,因而是不应改造的,决不存在一种高于它的逻辑语言,抛弃或否定日常语言是脱离生活,脱离实际的抽象。“‘语用学转向’的最大后果就是,一种科学的语用思维在整个思维领域逐渐树立起来。现代哲学追求的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理论建构,而是一种活动,是在生活世界中有规则的语言游戏,因此是参与者(包括讲话者和听者)间的对话和交流,而不是单纯的主客体模式,可以说,语用思维构成了‘当代思维的基本平台。’”

哲学的语言转向更多地是转向日常语言。当今的语言研究更多地是日常语言的研究。

我们要继承和发扬哲学语言转向的“日常语言学派”的传统:日常语言是没有问题的,日常语言完全胜任法律的交际任务。

 

4.英美法律语言演变的启示

“法律语言通俗化运动”(plain English movement)。在英国和美国,“明白简单英语运动”(plain English movement)一直是法律改革的一个重要内容,英美的法律语言一直在朝简朴化、通俗化方向发展。大法官丹宁勋爵就是这个运动的推动者之一。

1)古英语

450 to 1150 is known as the Old English, or Anglo-Saxon period. It is described as the period of full inflections, since during most of this period the case endings of the noun, the adjective, and the conjugation of the verb were not weakened.

2)中古英语

1150 to 1500 is known as the Middle English period. During this period the inflections, which had begun to break down towards the end of the Old English period, became greatly reduced; and it is known as the period of leveled inflections.

3)现代英语

1500 to the present day is called the Modern English period. A large part of the original inflectional system has disappeared, and it is known as the period of lost inflections.

纵观英语的历史,大量的拉丁词和法语词都是外来民族入侵的结果。

 

5.文言文走向白话文的启示

回顾一下汉语言发展史,汉语也是朝着简化、通俗的方向发展。

 

1)甲骨文

甲申卜,殼貞,婦好冥,不其女力(嘉)?三旬有一日甲冥,冥。允不女力,唯女。

 

2)劝学 《荀子》(战国)名况
君子曰:学不可以已。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木直中(zhòng)

绳,以为轮,其曲中规。虽有()(gào)(pù),不复挺者,使之然也。故木受绳则直,金

就砺则利,君子博学而日参(cān)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

 

3)过秦论 贾谊(西汉) 《新书》
秦孝公据殽函之固,拥雍(yōng)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卷席天下,包举宇内,

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当是时也,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

连衡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

 

4)师说 韩愈(唐)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授)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

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

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

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4)《水浒传》

鲁智深因见山水秀丽,贪行了半日,赶不上宿头,路中又没人作伴,那里投宿是好?

 

 

6.“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需要(依法治国方略的需要)

立法为谁?为法学家?为法官?为检察官?为律师?还是为全体公民?司法为谁?为法学家?为法官?为检察官?为律师?还是为全体公民?执法为谁?为法学家?为法官?为检察官?为律师?还是为全体公民?如果法律只是为法学家写的,只为法学家能看懂,那么法律只对法学家有约束力。如果法律只是为法律工作者写的,只有他们看得懂,那么法律只对法律工作者有约束力。如果法律不为平民百姓所知所懂,那么平民百姓犯法不应受到追究。

 

7.语言权利,公正,公平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996年,法律出版社)规定:

“各民族公民都有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规定:“各民族公民都有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民事诉讼的权利。”

 

为什么呢?

一是尊重各民族人民的权利。

二是为了交际和沟通的成功进行。

同样,在法庭上,我们要用为当事人所懂的语言进行诉讼活动,否则就是不公正,侵害了当事人的权利。

 

8.建构共核(中性)语言论

本文认为,要使法律真正为公众明白和掌握,法律语言应该尽量通俗简单,即尽量使用“共核语”。

我们说的“日常语言”,指的是一种“共核语”。这种“共核语”有三个特点。第一,这种“共核语”它能为绝大多数甚至所有的人都能理解。第二,它在语体上是“中性的”。第三,一般能在《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上查得到。

我们先看下面这个例子:一被告人被指控犯有盗窃罪,法庭审判时,被告人拒不说出作案时间,只好休庭调查。在庭外调查时,办案人员从被告的妻子口中得知被告于盗窃当天凌晨1-3点不在家。法庭在笔录取征后,又开庭审理此案。被告仍不说作案时间,审判长一气之下,高声叫道:

 

“把他老婆带上来!”

 

顿时,法庭一片哗然。往轻里说,“老婆”这个词语不适合这个场合;往重里说,这是侮辱被告和证人:证人是可以随便“带上来!”的吗?有人认为应该用“传证人到庭”,认为这是“法言法语”。用“传证人到庭”无疑是对的,但跟“法言法语”无关,这是法庭上的“共核”语。在法庭审判中,话语的语体要一致。

 

妻,妻子,爱人,妻室,夫人,女人,女的,老婆,太太,家,堂客,婆娘,婆姨,娘儿们,娘子,家里,屋里,老小,媳妇儿,浑家,老婆子,老伴,内,内助,内主,室人,中馈,细君,房下,孩子(他)妈,女客,家主婆,贱内,内人,内掌柜的,内子,拙荆,荆室,山妻,山荆,糟糠,管家的,山人

 

但是,这些词的语体是不一样的,有的是古代的用语,有的是现当代的用语;有的是书面的用语,有的是口头用语;有的是通用语,有的是方言;有的非常庄重,有的则非常诙谐;有的非常正式,有的非常随便。我们按照“正式”和“非正式”的程度,将它们大致上归类排列如下:

 

1)内人,内子,内主,内,家,贱内,细君,中馈,拙荆,荆室,山妻,山荆,糟糠,房下,浑家,室人,内助,女客,内掌柜的

2)娘子,太太,夫人,妻,妻子,妻室,爱人,老伴,女人

3)女的,老婆,堂客,家主婆,婆娘,婆姨,娘儿们,家里,屋里,管家的,老小,媳妇儿,老婆子,孩子(他)妈,

 

然而,在这些词语的“文体性”连续体中,有一个“共核”成分(common core)。所谓“共核”,指的是在语体的体性上相对来说处于“中立”位置的,使用频率较大,容易为较多的人理解和接受的成分。在上面这个连续体中,“共核”成分是“妻子”。这个词没有褒贬色彩,受时空的局限很小,一般人都能理解。

话语同样也有一个语体问题。比如,询问年龄,有很多种说法:

 

贵庚?

你(老)高寿?

你年方几何?

你春秋几何?

请问(小姐)芳龄?

你多大了?

你几岁?

你多大岁数?

你多大年纪?

你年龄多大?

 

这中间也有一个“共核”表达方式:“你年龄多大?”其中的核心词“年龄”也是表示相同指涉意思的词语的“共核”,无感情色彩,无地域限制,可以在任何场合使用。

按照Martin Joos1962)的观点,语体有五个变体,分别是:

 

1)冷冻体(frozen style

2)正式体(formal style

3)商议体(consultative style

4)随意体(casual style

5)亲密体(intimate style

 

所谓“冷冻体”,只的非常庄重的文体,需要一番“解冻”才能理解意思和消化的文体。“正式体”是在正式的场合使用的文体。“商议体”是日常办事语言,Martin Joos把与陌生人攀谈所使用的英语看作是这种文体的典型表现形式。“随意体”适用于朋友之间的交谈。“亲密体”不用于传递公共信息,只用于家庭成员之间或者非常亲密的人之间。

我们认为,“商议体”属于“共核”体。在法庭上,总的原则是使用“共核”(common core)体。这种体能为最多的人接受和理解,使用的最普通,因此也最保险。

 

法律语言的简单和通俗化不仅有助于公民理解法律,也有助于他们遵守法律。但是“通俗”是浅显,明白,不等于“低级,俗气”。
 
审判员:你是什么时间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停顿了3秒之后,又问)就是进所儿啦?
被告人:呃,430号。
 
在停顿三秒钟之后(三秒在法庭上是一个很长的时间),被告没有反应,审判长认为被告不懂法律专业术语“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意思,于是变换了说法。其用意和做法是好的,但是有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笔者认为,“进所儿”之类的词语不宜提倡。这里用得上爱因斯坦的一句名言:“世间万事万物,都要使之尽可能地简单。但是不能简单过头,一点点都不行。”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是遵守儒家的中庸之道:不偏不倚,用“共核”成分。
 

在分析和总结我所收集到的法庭审判的实例的基础上,作者拟出下面的一个模式,供法官参照执行:

 

询问顺序及表述:

顺序                                 相应问话表述

1.姓名                              被告人叫什么名字?

叫过别的名字吗?

2.出生时间                          出生年月日?

3.出生地                            出生地?

4.民族                              民族?

5.文化程度                          文化程度?

6.住址                              住址?

7.职业                              职业?

8.以往刑事纪录                      以前受过法律处分吗?

什么处分?

什么时间?

9.本案相关问题                      因本案什么时间被拘留?

什么时间被逮捕?

10                                 某某某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副本你收到了吗?

什么时间收到的?

 

审判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的规定,本法庭依法公开审理、(某某)市(某某)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某某某)(指控的罪名)一案。本合议庭由(可加上职衔和职务)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组成,某某某担任审判长。书记员(某某某)担任庭审纪录。受(某某)市(某某)区人民检察院的指派,检察员某某某,某某某出庭支持公诉。受被告人的委托,(某某)市(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某某某,某某某出庭,担任被告人的辩护人。翻译人员(某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和第三十一条规定,被告人对合议庭成员、书记员、公诉人、翻译人员有申请回避的权利。被告人(某某某)你听清了吗?

被告人:听清了。

审判长:是否要求回避?

被告人:不需要。

审判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九条和第一百六十条规定,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有权申请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物证、申请重新鉴定或勘验。经审判长许可后可有权对证据和案情发表意见和进行相互辩论,在法庭辩论终结后,被告人享有最后陈述权利。被告人某某某,你听清楚了吗?

 

这个规范简洁,全面,具体,语体为“共核”体,一般人都能听得懂。当然,这个规范不是一成不变的,在这些核心语的基础上,可以根据情况适当变化。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三十条  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

Purchaser:“买主”,“买方”,“购买人”均可。为什么要弄出一个“买受人”?

 

9.简洁清晰——法律语言的灵魂

9-1 法学家和法学工作者的格言

边沁(Bentham)(Works 316(Bowring ed 1843)在谈到法律语言时认为,一个人的语言风格应该做到简洁(simplicity),凝练(compressesness),清晰(clearness),感人(impressiveness)和和谐(harmoniousness)。句子越短越好。

丹宁勋爵(Lord Nenning)极力提倡简洁英语,在《最后的篇章》(The Last Chapter)(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刘庸安等翻译)中谈到规定语言的主要原则时说:

“主要原则是指在你讲话或书写时,你应该时刻想到其他人——当然是指在法庭或国会会议厅或委员会会议听听你讲话,或者正在看你文章或你的意见书或你的著作的那些人——的时间。你尽可能使他们的任务变得轻松。有很多必须跳过去的陷阱。”

他还说:“在很多行业中都使用一些专门术语。它们被称为‘行话’。不过,这些行话只能在大家都知道其含义的专门行业内使用。不久前,我听说一份合同叫做‘双边’(synallagmatic)合同。我以前从没有听说过这种合同。我认识的其他律师也没听说过。教科书的作者也不知道。不管怎么说,他们的教科书上没有这个词。后来我在词典上查到了这个词。我认为他就是双边(two-sided)合同,可我不敢完全肯定。也许它是我的前任埃弗谢德勋爵(Lord Evershed)说过的那种合同。他曾说过:‘这种合同是单边合同,可我很奇怪地发现它实在值得两面写成的。’”

 

9-2 法律语言学家诤言

著名法律语言学家David Mellinkoff在《法律语言》(1963)一书中有一段非常发人深省的话:

 

“法律语言要有价值(其实何止是法律语言)不仅要表达思想,而且要承载思想。就交际而言,简明这个原则要求律师使用的语言与普通语言一致,除非有独树一帜的理由。即使有理由——无论是陈旧的、修补的、替代的或者是崭新的——那么律师应该知道这个理由,这一点至关重要。这样做并非是为了满足知识的渴求。有一个至今仍然非常重要的格言告诉我们:理由不在了,规则也就终止。何时用特定的语言,何时不用,这是律师的日常要做的决定。如果有理由要用特殊语言,就选择这种语言。如果没有理由偏离普通语言,特殊的语言就令人怀疑。还有,如果特殊语言使坏,那么就应该终止,而且要快。”

 

10.最后的结语

10-1 要法治,首先要立法,有法可依;要法治,还要让全体公民知道所立的法;要法治,更重要的是让全体公民能够读懂所立的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和工作,不仅是报告立了多少法,更重要的是:这些法律公民知晓率有多高,这些法的读懂率和可懂性有多大。

 

10-2 人类从无法的社会走来,人类必将回归无法的社会,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规律(当然这不是回到起点,而是在更高层面的回归)。最好的社会不是法治的社会,而是无需法治的社会。立法是为了废法,司法也是为了废法,执法同样是为了废法。法治是为了走向无需法治。所以,立法者、司法者、执法者、法学家不是想到如何使法律永恒,而是怎么让法律尽快死亡和消失——越快越好。

 

10-3 语言学和法律语言学给法学家和法学工作者的建议:“法律共同体”越大越好,而不是反之;共同体的围墙越矮越好,而不是反之;这样中国的法治才有希望!艺术可以成为上流精英的沙龙里的贵族游戏,但法律万万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