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在联邦德国访学的日子:(13)海涅之家 诗人故居

来源: 责编:liaomz 作者:佚名 时间:2014-03-15 浏览:

海涅之家,诗人故居

2008426日(星期六)

 

小学的时候,特别喜欢连环画;上中学的时候,特别喜欢小说,尤其是浩然的小说。浩然的仙逝让我很是感和失落。我也喜欢诗歌。我喜欢中国古代经典诗人李白、杜甫等伟大诗人的那些有严格形式约束的格律诗,但我更喜欢自由诗:飞流直下,自由奔放,一泻千里,无拘无束。贺敬之的《回延安》让我激动不已;李瑛的《蟋蟀》、《我骄傲,我是一棵树》让我痴迷。诗歌是世界上最真情的东西,最真挚的东西,最心灵的东西,最纯洁的东西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没有被污染,那就是诗歌。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不能被污染,那就是诗歌。诗歌是无法被污染的。诗歌如果被污染,那就一定不是诗歌。诗人是人中之人,人上之人。如果非要说,世界上还有什么美的语言的话,那么诗歌就是最美的语言。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海德格尔总是喜欢用诗歌来阐述和论证它的语言哲学观的一个重要原因吧。我在大学里,二外学的是德语,教材中就有海涅的诗歌。来德国后,不曾想到竟有机会拜谒诗人海涅的故居,也没有想到,海涅的故居就在杜塞尔多夫。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具体时间已经记不清楚了),我应邀到语言学教授Dieter Stein的秘书家里做客。我在系里经常跟她打交道,找Stein教授要通过她。她帮了我很多忙。有一次她还让我打国际长途电话,差点挨了批评。她住的的房子距离我住的教会宿舍不远我送给她我从国内带来的礼品,然后跟她家常。她说会跆拳道,有一次曾经吓退了企图抢劫她的歹徒(这点我完全相信,因为她个子高大,跟一般女人不一样)。如此,等等。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下午大约四点多钟,她说带我进老城(德语叫Altstadt,等于英语的the old town去吃饭。令我惊讶的是,吃饭的地方居然就是海涅的故居!记得好像是一栋三层楼的房子。秘书小姐告诉我,海涅没有什么后人,大概也没有什么亲戚,故居就改成了餐馆。但是里面有很多关于海涅的照片客人来了,可以先在楼下吃饭,再上楼参观一下故居。也可以先参观一下故居,然后吃点东西。那天我们是先参观,后吃饭。秘书小姐告诉我,杜塞尔多夫市政府是不管这个故居的,开餐馆的收入用来维护故居。我当时觉得,这是一个挺不错的做法,只是觉得吃饭的氛围与海涅的诗人身份不大相称,特别是吃饭的地方还有乞丐。

后来我从网上知道,海涅的故居2006年改作书店,专门经营文学书籍,经常举办文学作品(包括诗歌)朗诵会。这样更好,一是更好地保护故居,另外一方面,更好地促进文学事业。他们的这种做法很值得我们借鉴。我在德国(包括在其他欧洲国家旅游)期间,深深地感受到欧洲人对历史文物的重视和保存

 

(海涅故居图1

 

 

 

 

 

 

 

(海涅故居图2

海涅的生平简介

海涅,17971213日生于德国杜塞尔多夫。海涅童年和少年时期经历了拿破仑战争。1815年拿破仑兵败后,曾在银行工作。1819年后,曾在波恩大学、格廷根大学、柏林大学学习。在柏林时结识法恩哈根·封·恩泽夫妇以及作家沙米索、富凯等。恩泽夫妇家的文学沙龙是柏林的文学中心。在它的影响下,海涅的第一部《诗集》于1821年在柏林出版。1823年发表《悲剧——抒情插曲》。18241月重返格廷根大学学习法律,并继续写诗,完成了《还乡集》。1825年获法学博士学位。《还乡集》增订后与《哈尔茨山游记》和《北海纪游》中的第一部分组诗,于1826年汇编为《旅行记》发表,引起强烈的反响。1827年《旅行记》第2卷出版。从英国旅行回到汉堡后,他的《歌集》出版,收入在此之前发表的大部诗歌,奠定了海涅作为杰出的抒情诗人的地位。1829年《旅行记》第3卷出版。以后海涅陆续发表了《法兰西现状》、《论法国的画家》、《德国近代文学史略》、《路德维希·伯尔纳,亨利希·海涅的备亡录》、《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等文章和诗歌。18485月完全瘫痪,他以惊人的毅力坚持写作,口授完成诗集《罗曼采罗》,于1851年出版。后还写了一些散文作品。1856217日,海涅在巴黎逝世。

 

海涅的《罗蕾莱》

 

Ich weiß nicht was soll es bedeuten, 
Dass ich so traurig bin; 
Ein Märchen aus alten Zeiten, 
Das kommt mir nicht aus dem Sinn. 

Die Luft ist kühl und es dunkelt, 
Und ruhig fließt der Rhein; 
Der Gipfel des Berges funkelt 
Im Abendsonnenschein. 

Die schönste Jungfrau sitzet 
Dort oben wunderbar; 
Ihr goldnes Geschmeide blitzet, 
Sie kämmt ihr goldenes Haar. 

Sie kämmt es mit goldenem Kamme 
Und singt ein Lied dabei; 
Das hat eine wundersame, 
Gewaltige Melodei. 

Den Schiffer im kleinen Schiffe 
Ergreift es mit wildem Weh; 
Er schaut nicht die Felsenriffe, 
Er schaut nur hinauf in die Höh. 

Ich glaube, die Wellen verschlingen 
Am Ende Schiffer und Kahn; 
Und das hat mit ihrem Singen 
Die Lore-Ley getan. 

------------------------- 


Clemens Brentano版本: 

Zu Bacharach am Rheine 
wohnt eine Zauberin, 
die war so schön und feine 
und riß viel Herzen hin. 

Und machte viel zu Schanden 
der Männer rings umher, 
aus ihren Liebesbanden 
war keine Rettung mehr. 

Der Bischof ließ sie laden 
vor geistliche Gewalt 
und mußte sie begnaden, 
so schön war ihre Gestalt. 

Er sprach zu ihr gerühret: 
"Du arme Loreley! 
Wer hat dich denn verführet 
zu böser Zauberei?" 

"Herr Bischof, laßt mich sterben 
ich bin des Lebens müd, 
weil jeder muß verderben, 
der meine Augen sieht. 

Die Augen sind zwei Flammen, 
mein Arm ein Zauberstab - 
O legt mich in die Flammen, 
O brechet mir den Stab!" 

"Den Stab kann ich nicht brechen 
du schöne Loreley! 
Ich müßte denn zerbrechen 
mein eigen Herz entzwei! 

Ich kann dich nicht verdammen; 
bis du mir erst bekennt, 
warum in diesen Flammen 
mein eigen Herz schon brennt!" 

"Herr Bischof, mit mir Armen 
treibt nicht so bösen Spott, 
und bittet um Erbarmen 
für mich den lieben Gott! 

Ich darf nicht länger leben, 
ich liebe keinen mehr, 
den Tod sollt Ihr mir geben, 
drum kam ich zu Euch her! 

Mein Schatz hat mich betrogen, 
hat sich von mir gewandt, 
ist fort von hier gezogen, 
fort in ein fremdes Land. 

Die Augen sanft und milde, 
die Wangen rot und weiß, 
die Worte still und milde, 
die sind mein Zauberkreis. 

Ich selbst muß drin verderben, 
das Herz tut mir so weh, 
vor Schmerzen möcht' ich sterben, 
wenn ich mein Bildnis seh. 

Drum laßt mein Recht mich finden, 
mich sterben wie ein Christ. 
Denn alles muß verschwinden, 
weil er mir treulos ist." 

Drei Ritter läßt er holen: 
"Bringt sie ins Kloster hin! 
Geh, Lore! Gott befohlen 
sei dein berückter Sinn. 

Du sollst ein Nönnchen werden, 
ein Nönnchen schwarz und weiß. 
Bereite dich auf Erden 
zu deines Todes Reis!" 

Zum Kloster sie nun ritten, 
die Ritter alle drei, 
und traurig in der Mitten 
die schöne Loreley. 

"O Ritter, laßt mich gehen 
auf diesen Felsen groß, 
Ich will noch einmal sehen 
nach meines Liebsten Schloß. 

Ich will noch einmal sehen 
wohl in den tiefen Rhein. 
Und dann ins Kloster gehen 
und Gottes Jungfrau sein." 

Der Felsen ist so jähe, 
so steil ist seine Wand, 
doch klimmt sie in die Höhe, 
bis daß sie oben stand. 

Es binden die drei Ritter 
die Rosse unten an, 
und klettern immer weiter 
zum Felsen auch hinan. 

Die Jungfrau sprach : 
"Da wehet ein Segel auf dem Rhein, 
der in dem Schifflein stehet, 
der soll mein Liebster sein. 

Mein Herz wird mir so munter, 
er muß mein Liebster sein!" 
Da lehnt sie sich hinunter 
und stürzet in den Rhein. 

Die Ritter mußten sterben, 
sie konnten nicht hinab. 
Sie mußten all verderben 
ohn' Priester und ohn' Grab. 

Wer hat dies Lied gesungen? 
Ein Schiffer auf dem Rhein, 
und immer hat,s geklungen 
von dem Dreiritterstein: 

Loreley! 
Loreley! 
Loreley! 
Als wären es meiner drei.


我骄傲我是一棵树

李瑛

 

我骄傲我是一棵树

我骄傲我是一棵树

我是长在黄河岸边的一棵树

我是长在长城脚下的一棵树

我能讲许许多多的故事

我能唱许多许多支歌。

 

山教育我昂首屹立,

我便矢志坚强不仆;

海教育我坦荡磅礴,

我便永远正直地生活;

条条光线,颗颗露珠,

赋予我美的心灵;

熊熊炎阳,茫茫风雪,

铸就了我斗争的品格;

我拥抱着——

自由的大气和自由的风,

在我身上,意志、力量和理想,

紧紧的,紧紧的融合。

 

我是广阔田野的一部分,大自然的一部分,

我和美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

我属于人民,属于历史,

我渴盼整个世界

都作为我们共同的祖国。

 

无论是红色的、黄色的、黑色的土壤,

我都将顽强地、热情地生活。

 

哪里有孩子的哭声,我便走去,

用柔嫩的枝条拥抱他们,

给他们一只只红艳艳的苹果;

哪里有老人在呻吟,我便走去,

拉着他们黄色的、黑色的、白色的多茧的手,

给他们温暖,使他们欢乐。

 

我愿摘下耀眼的星星,

给新婚的嫁娘,

作她们闪光的耳环;

我要挽住轻轻的云霞,
给辛勤的母亲,

作她们擦汗的手帕。

 

雨雪纷飞——

我伸展开手臂覆盖他们的小屋,

作他们的伞,

使每个人都有宁静的梦;

月光如水——

我便弹响无弦琴,

抚慰他们劳动回来的疲倦的身子,

为他们唱歌。

我为他们抗击风沙,

我为他们抵御雷火。

我欢迎那样多的小虫——

小蜜蜂、小螳螂,小蝴蝶,

和我一起玩耍;

我拥抱那样多的小鸟——

长嘴的,长尾巴的,花羽毛的小鸟,

在我的肩头作窠。

 

假如有一天,我死去,我便平静的倒在大地上,

我的年轮里有我的记忆,我的懊悔,

我经受的隆隆的暴风雪的声音,

我脚下的小溪淙淙流响的歌;

甚至可以发现熄灭的光、熄灭的灯火,

和我引为骄傲的幸福和欢乐……

 

那是我对泥土的礼赞,

那是我对大地的感谢;

如果你俯下身去,会听见,

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轻轻地说:

让我尽快地变成煤炭

——沉积在地下的乌黑的煤炭,

为的是将来献给人间

纯洁的光,

炽烈的热!


《蟋蟀》

李瑛 

 

产后的田野疲倦地睡了

喧闹如雨的秋声已经退去

夜,只剩一个最瘦的音符

执著地留下来

代替油盏,跳在

秋的深处,夜的深处,梦的深处

 

轻轻的,胆怯的

一只没有家,没有寒衣的蟋蟀

躲在我庭院的角落

挣扎地颤动着羽翅 

如一根最红的金属丝 

从它生命的最深处抽出来 

颤抖在落叶霜风里 

 

会叫的白露 

会叫的霜花

是我童年从豆秧下捉到的那一只吗 

养在陶罐用划茎拨动它的长须 

现在,我的童年早已枯萎 

 

而今,我孤凄的叫声 

像敲打着我永远不会开启的门 

震撼着我多风多雨的六十个寒暑 

六十年和今天的距离只有几米 

但我不能回去

 

在秋的深处,夜的深处,梦的深处

一丝凄清的纤细的鸣叫

犹如从遥远传来的回声

激起我心头满海的涛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