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学术情思:耶夫 维索尔论教授为廖美珍论文自选集所作序言(中文版)

来源: 责编:liaomz 作者:佚名 时间:2015-01-03 浏览:
 

 

 

虽然参考了许多“西方”学者的论著,本论文集收录了中国学者在语言语用学领域的一些真正独具一格的原创性成果。从最广义上讲语言语用学是关于语言使用的语言、认知、社会和文化的跨学科研究。因为只能阅读一些先前在英语国际期刊上发表的文章,我只对这些文章进行评论,但是我肯定其他的文章一样具有启发性。

首先我得说,隐喻研究局限于一些本身相对孤立的例子,通常的做法认为例子中的比较促成了情景的概念化,廖美珍教授的研究方法使其摆脱了这一限制。他的研究方法更像修辞学,研究隐喻在各种公共(常常是政治的)话语里所起到的论证作用。但是---其独创性就在这里---他着重研究隐喻能被观察到的在语篇层面上建立衔接与连贯关系所起的更抽象的作用。

隐喻研究对多数类型的话语研究都很重要---因为隐喻的使用通常是语言应用的重要方面---廖美珍教授的其他成果主要集中在快速发展壮大的法律语言学领域(Elisabeth Carter 2014)近期对此进行了综述)。在机构性语境里,他进行了详尽的对比研究,对照中美实例,他重点研究了两种十分显著的现象。

首先,他研究了会话中(尤其是互动中)的打断现象。紧紧围绕话语中可观察的现象,他指出互动参与者的语境定位,揭示了权力不平衡现象在中国和美国司法协商中的不同表现形式。很多学者做过类似的研究,其中包括Heritage & Clayman (2010) D’hondt (2010),他们从不同的观点指出法庭上权利的不对称,廖美珍教授对打断现象(谁打断谁,打断的频繁程度,为了什么互动目的而打断)的集中研究为中美两国惯常做法之间的差异提供了明确的机构性框架解释。

第二,通过实例从结构和内容方面比较了中美两国刑事法庭审判的结尾活动类型--- “宣判”。那些观察到的(也是重要的)差异很有说服力,这些差异与两国传统和她们在社会-文化以及政治-意识形态植入的历史发展有关。廖美珍教授并不回避提及一些支撑“地方”作法的基本概念(比如中国的“理”与“法”相较于美国的“法律(规则)”),因而引入了一个非常必要的元语用视角。

这类研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以便帮助我们摆脱那些关于普遍性的天真的设想,这些假设诱使我们认为自己受社会和文化局限的语言使用经历(无论是否是机构性的)极大地代表了一种想象中相同的普遍经验。

 

                                                 耶夫·维索尔伦

 

                                                  安特卫普大学

国际语用学会 

 

参考文献:

Carter, Elisabeth (2014) “Forensic linguistics”. In J.-O. Östman & J. Verschueren, Handbook of Pragmatics (18th annual installment).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Also available online: www.benjamins.com/online) 

D’hondt, Sigurd (2010)  “The cultural defense as courtroom drama: the enactment of identity, sameness and difference in criminal trial discourse”.  Law and Social Inquiry  35:1. 67-98.

Heritage, John & Steven Clayman (2010) Talk in Action: Interactions, Identities, and Institutions. Oxford: Wiley-Black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