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在联邦德国访学的日子里:一次生病住院的经历

来源: 责编:liaomz 作者:佚名 时间:2015-03-21 浏览:



 

 

 

一次生病住院的经历

20153

 

在德国的一年访学中,给我留下另一件印象非常深刻的事件是得了一场病,住了一回医院。严格地说,其实算不得上病,但当时的情形可把我吓坏了。中国古人说得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次住院,让我从另外一个角度了解了德国这个社会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医疗设施和医疗制度。

一天晚上,我大约看书到九点多钟时,开始觉得腹部右上侧不舒服。开始,以为是短暂的不适,便拿国内带来的风油精擦一擦。但不管事,于是躺到床上休息,还是不管事。到了十点左右,疼痛加剧,我开始在床上碾转翻侧,于是从箱子里翻出从国内带来的去痛片。吃一片,不行;吃两片,不顶用;吃三片,依然没有任何效果。但我仍然挺着。快到半夜时,实在痛得坚持不下去了,一阵巨大的恐惧感袭上心头:天哪,我要死了!这下完了,要把命丢在德国了。但是心又不甘,忍痛爬起来,摸到隔壁房间,砰砰敲门:“小史,小史!你赶快帮我叫救护车,我肚子痛,受不了了!”

小史,中国留学生,上海人,89年那年来的德国,在一所大学攻读建筑设计专业的学位。我搬来之后,住在他的隔壁。大家平常都很忙,很少串门,聊天,但做饭,吃饭时,大家都在公共厨房里。因此,彼此有些交流。宿舍楼里,还住有其他一些中国留学生,但都是自费生,独我一人是国家公派。我的年龄也比他们大一些,另外,我读书很用功,很投入,经常从学校图书馆背回来一大堆书,桌子上堆满了书,所以他们都很尊敬我,小史也不例外。看到我这般样子,小史马上给急救站打电话。打完电话,过来告诉我,说救护车马上就到,让我忍一忍。不到半个小时,救护车过来了,由于是晚上,车子没有打开鸣叫器。下来两个医务工作人员,用担架把我抬上车。小史也跟着把送我到医院。我的德语口语不是太好,且身上痛得厉害,医生询问病情时,小史便给我当翻译。我现在仍然记得非常清楚的一个问题是:有没有医疗保险?要我告诉他们保险的相关信息。医生另外问的一个问题是:哪里不舒服?我一个劲地让小史跟医生说,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我止痛,我受不了了!!!

可能医生的确应我的要求给我注射了止痛剂。那天晚上接下来的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疼痛已经消失了。早上上班后,医生把我放在一个活动床上,推着我乘电梯上上下下做检查。由于不再痛了,躺在床上让人推着,我感到很是惬意,因为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检测的仪器都是我在国内从来没有看见过的玩意儿。后来发现,是尿道结石。医生给我开了一些药,叮嘱我多喝水,就没有再多管我了。在医院不知道住到第几天,一天排尿时,感觉有东西出来,急忙拿东西兜住,洗干净一看,一个亮晶晶的玩意儿,挺潇洒地在我身上那个秘密的漫长的曲径里走了一回,小家伙虽然把我折腾得够呛,可毕竟是异国他乡的产物,又是从自己身上出来的,舍不得丢掉,用一个精致的塑料袋子,包了,珍藏起来。

再说这家医院。这是一家教会医院,设施和服务质量在德国可能不算最好,但在那时候,条件不知比国内要好到哪里去了。病房配有电视,有卫生间。一日三餐,饮食由医院免费提供,配好的营养餐每天定时送到病房。我感觉在德国的这一年,似乎在医院的那几天生活最好。没多久,人就发胖了(但那是虚胖,没有多久,就变回了原形)。回到学校,见到“古门”小姐,她也说我变了,胖了。我跟一位德国病人(一位小伙子)共住一间,小伙子不知什么病,估计不太严重,因为能吃能动,有时看电视时还开心地哈哈大笑。他妈妈经常来看他,给他带来好吃的,让我很是羡慕,很是想家。

在医院住了大概一个星期左右。虽然说有医疗保险,但我不知道保险公司能承担多少,心中没底,所以不敢多住,医生没有要我出院,我自己要求出院,医院也不挽留,但是也没有找我要钱(记不得是否给了我费用单据)。回到宿舍后不久,保险公司给我发来一封信,询问我患病的情况,要我填写一张表格。记得有一个问题是问我以前是否得过这种病,我说没有。好像医疗费用总共是三千六百多马克,我那时每个月交的医疗保险费才八十马克,一年下来不到1000马克。幸亏有了医疗保险!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保险经历,第一次对保险这个概念有了亲身的感受,第一次感受到中国和德国的医疗制度的不同。

小史,还有我住的宿舍里的几位中国留学生,其间专门来医院看我,给我买了营养品和礼品,鼓励我,安慰我,令我很是感动。我们一起拍了一些照片,我一直珍藏着。十几多年过去了,我专门抽出时间,写下这次经历,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感谢善良好心的小史,感谢这些留学生们。

小史,你还在德国吗?你还好吗?你们大家都好吗?


点击下载此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