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法官的话该怎么说? ——论基层民事法官口头语言的规范与技巧

来源: 责编:liaomz 作者:陈腮芳 时间:2012-10-27 浏览: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法官的话该怎么说? ——论基层民事法官口头语言的规范与技巧

 

作者:陈腮芳  发布时间:2012-02-22 12:51:20

 


 

    引言

    国际法律语言学家协会副主席美国法学教授皮特·M.梯尔斯马在《法律语言》一书中感慨:“没有多少职业像法律那样离不开语言”,“法律就是言语的法律”{[[]廖美珍:《法庭语言技巧》,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1页;]}。美国法律语言研究学者威廉·M.奥巴尔在《公正的言语》中也论述说:“法律就是语言。” {[[] 同[1]]}可见法律离不开语言,从事司法审判的法官更离不开语言。

    外国有个例子:一个教士问主教:“我在祈祷的时候可以抽烟吗?”主教感到教士对上帝不敬,断然拒绝了他的要求。另一位教士问:“我在抽烟的时候可以祈祷吗?”主教觉得连抽烟时都想着上帝,可见其心之诚,于是欣然同意了[[[]廖美珍:《法庭语言技巧》,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4页;

]]。同样的语言不同的述说方式,结果完全不同,可见语言存在技巧。法官的语言有二种:一是写在裁判文书上的书面语言,二是司法审判中与当事人说的话——口头语言。书面语言关乎案件质量,倍受重视;口头语言一说而过,无据可查,理论界、实务中关注不多,却是当事人了解、感受法院工作的重要途径,是当事人猜想案件处理结果的切入点,涉及司法的公信力。关注法官的口头语言,尤为必要。

    法官的口头语言说什么?怎么说?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法理学下法律语言学方向和华中师范大学语言研究所中外语言对比方向博士生导师廖美珍教授,专门著书《法庭语言技巧》进行研究。根据廖教授的研究成果,结合审判实务,不难得出法官的语言因审级、从事的审判、面对的当事人不同而不同。基层法院面对的当事人绝大多数生活在乡村和小县城,受社会环境、地域文化的影响,思维方式、处事原则、对事物的感知比较朴实直观,基层民事法官在送达、接待、庭审、调解、判后释明等司法审判过程中要因人施语,语言规范而富有技巧。本文试从说的作用、说的内容、说的形式、说的策略以及说得更好等方面探析基层民事法官口头语言的规范与技巧。

    一 、法官语言的现实意义——说有何用?

    法官审案是一个复杂而又艰辛的过程,有的当事人知道,有的当事人要根据法官的语言去感知和猜想。法官语言规范富有技巧,会让当事人感觉法官亲和,值得信任,对案件处理、法官形象、司法公信力非常有利;法官闪烁其辞,语言生硬,会让当事人感觉法官专横,从而怀疑法官司法的公正,拒绝信服法院的裁判。法官语言规范与否,意义深远。 

    案例一:毛某是个学生,父亲骨椎严重变形,整天躺在床上,家中生活全靠母亲杨某为八个轴承厂免费打扫卫生,获取废纸残渣变卖维持。2006年,毛某被某人武部政委张某驾驶的车辆撞成腿部骨折,交警认定张某负全责,调解赔偿毛某各项损失8万元。事后,张某以肇事者是其司机为由申请撤消了事故认定。一个月后,毛某感觉腿部疼痛被诊断为骨不粘连、骨头坏死,在医院重新做了手术。术后,杨某找张某,张某说事故损失已赔,后续费用由医院负责;杨某找医院,医院说骨不粘连是体质造成的,与医院无关;毛某找交警队,交警队说事故认定书已被撤销,肇事者可能更换。加上照顾女儿轴承厂的活全部让人顶走,生活没了来源,杨某开始上访哭闹。交警队不处理,杨某睡在事故科办公室不走;张某不赔,杨某到张某单位砸东西,赖在张某车上不下来,到军分区告状;医院不赔,杨某在地上打滚,掀院长的办公桌。矛盾越演越烈,最后诉至法院,索赔金额16万余元。

    各方信息反馈杨某是个胡搅蛮缠之人,法官承接此案心里发怵,硬着头皮将杨某通知到庭。让完座,递完水,法官说:“你女儿的案子我承办,有什么要求你说说。”于是杨某将事情的经过、自己的想法、家庭的困难反反复复说了一遍。法官看着她,静静地听没插一句话,听完后法官问:“还有吗?”杨某说:“没了。”法官说:“你是母亲,我也是母亲,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作为母亲,女儿的腿断了,要求赔偿16万元不多,160万元也不多,如果让你将女儿的终生幸福与160万元对换,你绝对不换。但是,车祸不是故意的,你的要求还是要被告同意,如果被告不同意,我们就得按法律规定处理。法律只有一个,大家是一样的……”一番话下来,杨某说:“我懂了。请你帮我做做工作,让被告看在我家实在困难的份上多赔一点。不行,就按法律规定判,我不怪你。”案件最终以12万元调结,杨某没有任何胡搅蛮缠的言行,事后还向法院写了表扬信,称赞办案法官是人民的好法官。

     案例一的成功所在就是法官语言规范而富有技巧。透过案例一可以得出,规范技巧的法官语言具有如下现实意义:

    1、促进社会和谐。法官与当事人接触过程中,语言规范富有技巧,能成功地为自己树立起中立、可信的司法形象,营造亲和、负责的司法氛围,消除当事人的抵触情绪,从而使当事人授受法官的调解或裁判意见。杨某就是因为法官的话语亲和,对法官产生了信任,才感觉法官所说句句是理,不知不觉中被法官化解了与张某、交警队、医院间的矛盾。案结事了,社会和谐。 

    2、维护司法公信力。当事人到法院打官司都是带着各自的“故事”和自认为正确、合理的故事“结局”的[[[] 程朝阳:《西方古典修辞技巧与我国的法庭调解语言研究》,载人民法院报2008年月24日第5版]],事实上自认为正确合理的常常不符合或不完全符合客观事实和法律规定。要这样的当事人信服法院的裁判结果,法官必须用规范而富有技巧的语言去改变当事人心中已经形成的“思想框架”。案例一中法官就是通过技巧的语言改变了杨某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从而使杨某接受了法院的调解结果。“胜败皆服”,司法公信力得到了维护。

    3、抚慰当事人心理。中国人特别是边远山区的十有八九有厌诉情结。起诉是穷尽其它一切途径后无奈的选择,应诉则有强烈的被羞辱感和抵触情绪,不管是原告还是被告心理上都有一种受伤感。法官在审案过程中,如果语言规范而富有技巧,当事人的情绪可以得到缓和,受伤的感觉会减轻,心理得到了慰藉。案例一中杨某穷尽其它一切途径后才选择诉讼,其心理挫伤感和无奈达到了极限,法官一番理解的话语如同久旱甘雨,大大抚慰了杨某疲惫的心,满足了杨某诉讼的心理。

    4、彰显法官人格魅力。法官人格魅力是法官内在道德涵养的综合体现[[[] 刘国胜:《乡村法官司法策略实证研究》,载万鄂湘主编《公正司法与构建社会和谐》第967页;]]。法官审案,是根据法律的规定对当事人的纠纷作出客观公正的评判,并将评判结果予以公布的过程,法官需要扮演“中立者”的角色劝说、说服双方当事人。劝说、说服的过程其实就是展示法官学识、智慧、道德良知、价值取向、人生经验、应变能力等综合素质,内在涵养的过程。这一过程,法官的品质得到了升华,人格魅力得到了彰显。

    二、法官语言的内容——说什么?

    法官在司法审判过程中应该说什么呢?

    案例二:毛毛无证驾驶摩托车搭载三位同学上学,途中发生车祸,毛毛死亡,两位同学各失去一条腿。事故由毛毛负主要责任,汽车驾驶员负次要责任,毛毛父亲、汽车驾驶员、车主、保险公司因此被毛毛同学告上了法庭。毛毛父亲兄弟四人,仅有毛毛一根独苗,悲伤和被诉的抵触情绪可想而知。毛毛爷爷郑某来法庭代领诉状,法官给他让座,泡茶,然后问:“老人家,今年多大年纪了?哪个单位的?”几句话打开了话夹子,郑某将家人悲痛绝望的心情和盘托出。法官静静地听,不时插几句同情的话。听完,法官说:“儿子死了还要当被告,心理肯定受不了,要我也一样。但是,郑老师,你应该理解毛毛同学的行为,他们也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和损失……”见郑某点头,法官适时地要求他动员毛毛父亲应诉。 事后,毛毛父亲也提起了诉讼。三案合并调解,赔额累计150万元。调解时,法官说:“承办这样的案件,我的心情和你们一样沉重,因为不管是死的还是伤的,还是根据法律规定要承担责任的,这场车祸给你们带来的损失太大了。死伤的损失永远无法挽回,而150万元的赔额也足以让承担责任的家庭陷入贫困。车祸不是故意的,死伤的都是要好的同学,应该有凉解的余地,况且毛毛无证驾驶、两位同学违规搭载、汽车超载,各当事者或多或少都存在过错,因此对车祸造成的损失应该合理分摊。儿子死了还要赔钱,作为同学应该考虑毛毛父亲的感受、履行判决的现实可能性;花季少年突然成了高等级残疾人,毛毛父亲应该考虑毛毛同学终生的痛苦和损失,不能只想自己……”案件最终以67万元赔额调解成功,毛毛父亲答应将毛毛死亡可从保险公司和汽车方获得的赔款全部转赔给毛毛同学,不足部分毛毛同学同意放弃。

    透过案例二可以看出,法官规范技巧的语言内容包括:

    1、说法。法官语言的核心是法律,最大技巧是源于法,基于法,扬于法,宏于法;也律于法,囿于法[[[]廖美珍:《法庭语言技巧》,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81页;]]。司法审判过程中法官要说好两个法:一是程序法,二是实体法。说程序法,是法官履行程序职责,告知当事人相关规定;说实体法,是法官在司法过程特别是庭后的调解或判后释明过程中向当事人阐述有关法律规定。

    2、说理。当事人闹矛盾上法院,其实就是让法官评评理。说理是法官根据法律规定,结合道德、伦理、习惯、民间风俗、人情世故对双方的纠纷进行综合分析评判,并通过语言试图让当事人接受。理有法理、事理、情理、道理,蕴藏在大量的民间习俗、人情世故、传统观念以及法律规定之中。案例二中法官调解的话语就是在说理。

    3、说情。情即情感,包括当事人内心各种素养综合反映出的情怀、气度,特定场合人们相互间的心情、感情,具体场景下的“情面”、“面子” [[[]刘国胜:《乡村法官司法策略实证研究》,载万鄂湘主编《公正司法与构建社会和谐》第963页;]]。调解中,法官往往利用当事人的同情心、内心感受以及相互间的关系展开话语,动之以情,从内心深处化解矛盾,钝化双方对立情绪。案例二中法官“死伤的都是要好的同学”、“儿子死了还要赔钱,谁都不愿意”的话语,就是在说情。

    4、说礼节。中国是个讲究礼节的国度,人人都有被尊重、被重视、被礼待的心理需求。人们在交往中被礼待,被尊重,不但会产生自信,而且还会对给予他礼待、尊重的人以感激和尊重。案例一、二中法官给当事人让座、递茶的话语,就是说礼节。话不多,却足以缩短当事人与法官间的距离,消除被动诉讼中当事人的抵触情绪。

    5、说家常。“老人家,今年多大年纪了?”说的就是家常话。家常话与法官审案无关,却能让法官产生亲和力,让当事人消除紧张感,构筑起当事人与法官间的沟通渠道,对案件处理非常有利。乡村法官要是在送达副本时与当事人说说家常,当事人抵触诉讼的情绪会立即缓解,法律文书的签收率也因此而提高。

    三、法官语言的形式——怎么说?

    法官规范富有技巧的语言,因说话对象、说话内容的不同而不同。

    (一)程序性语言

    程序性语言,就是法官执行程序法,履行程序职责时说的话,是为程序正义目的服务的[[[]廖美珍:《法庭语言技巧》,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83页;]],必须准确、规范、到位和通俗。

    1、说得准确。准确是指法官在司法审判过程中告知相关程序,履行相关程序职责的话用词准确,表述准确,这是法律生命力、法律威严的体现[[[]廖美珍:《法庭语言技巧》,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111页;]],是法官语言的最基本要求。如:“法院可以在答辩期内开庭”、“当事人可以在开庭时申请证人到庭作证”,这样的表述违反了诉讼法和证据规则的规定,因为法院在答辩期内开庭是要征得被告同意的,申请证人到庭作证必须在举证期届满前十天内提出,因此是不准确的。

    2、说得规范。法官语言规范是指法官在司法审判特别是庭审过程中,语言要合乎标准,如“把证人ⅹⅹⅹ叫上来作证”,很多当事人的案件,审判长问:“大家听清楚没有?”“有没有申请回避的?”,犹如生产队开会征求意见,很不规范,很不严肃,规范的说法是:“传证人ⅹⅹⅹ到庭作证”、“原告(或被告)ⅹⅹⅹ,是否听清楚?”“原告(或被告)ⅹⅹⅹ是否申请回避?”。

    3、说得到位。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是赋予权利的问话必须问到位,二是告知程序性规定的语言必须说完整,不能偷工减料,马马虎虎。如庭审中问当事人是否行使某种权利的话语,应该逐个地问题,不能概括地问“你们要不要……?”告知举证义务时,不能只说证据要在法院指定的时间内提供,不说未提供或超过时间提供会产生什么后果,否则法官的程序性话语就没有说完整,没有说到位。

    4、说得通俗。程序性话语往往是“法言法语”较多的地方,也是容易形成交际障碍的地方[[[]廖美珍:《法庭语言技巧》,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104页;]],因此要根据当事人的文化素质情况,因人施语,通俗明白。如当事人文化素质很低,法官要将“诉讼请求”置换成“你要求解决什么事?”“申请回避”置换成“我们审你的案子行不行,要不要换人?”来说,易于当事人听懂。

    (二)实体性语言

    实体性话语是法官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涉及案件事实和处理结果的语言,是为实体处理和实体正义目的服务的,必须说得合法,中立,合乎逻辑。

    1、说得合法。合法性是法官实体性话语的灵魂,如果法官说的话不合法,既使讲得很规范,很技巧,也没有任何价值。法官的语言,不是无缰的野马,必须在法律规定的赛道上奔驰;法官的语言,必须是精确的制导系统,保证审判的飞船沿着正义的轨道飞行[[[]廖美珍:《法庭语言技巧》,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82页;]]。

    2、说得中立。 居中裁判,不偏不倚,这是法官职业道德的基本要求。中立性,表现在话语上主要有三方面:一是法官在庭审或接触当事人过程中,问询实体问题语言要居中,不能有意无意地提醒一方当事人作出某种对自己有利的回答;二是法官在调解过程中就实体问题劝说语言要居中,不能光说一方好话,一方“坏”话;三是法官释明法律规定立场要居中,不能释明的坚决不释明。如诉讼时效超期问题,法官的释明将导致另一方胜诉权的丧失,这样的释明法官在裁判之前不能进行。

    3、说得合乎逻辑。法官断案是一个逻辑推论的过程,梁慧星先生说:“法官裁判案件的过程,是一个严格的逻辑三段论公式,即法律规则是大前提,通过审理认定的案件事实是小前提,而裁判内容则为得出的推论。”因此,法官的语言应由逻辑规则支配,根据法律和经验法则作出合乎法理和情理的分析、说明和判断,环环相扣,无懈可击。“自圆其说”,就是对法官语言逻辑上的要求。

    4、用开放性问话。开放性问话是指设问语言对对方回答没有提示、限制、范围,对方可以想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的问话。如“事情经过是怎样的?”、“你对这事的意见是什么?”这样获得的信息量大,获得的信息真实,有利于查清案件事实,也符合公正司法的要求。

    5、不能诱导问话。诱导就是在问话中暗示回答。“你欠他的钱已经还了,是吗?”这样的问话,当事人很可能就根据法官有意无意间的暗示作出了对自己有利的回答,造成实体的不公。

    6、不能重复当事人的话。庭审中,遇当事人对实体问题表述不清、表述不到位或是表述不准确时,法官不能在当事人陈述或回答完毕后对当事人的话进行归纳总结,然后问“是不是这个意思”,否则,会引起对方当事人产生法官有偏袒的误会,也很容易让人产生是法院与当事人在打官司的视觉,非常不妥。

    (三)情理性语言

    情理性话语,是法官用来激发当事人人性之善,试图打开双方心结的语言。要达预期目的,法官必须引经据典,巧施比喻,语言栩栩如生,肺腑感人。

    1、善用比喻。比喻与法律关联机率很小,但在调解中法官常用。调解时,法官恰当地运用比喻,能把一些难以说明的事情或复杂的道理,用一种生动的、亲切的、熟悉的、易懂的方式再现出来,从而使当事人在不知不觉中接受法官的观点,改变原来的态度。

    2、巧用典故。典故、成语、俗语与法律几乎绝缘,但法官在调解时常用。典故、成语、俗语有教育和警示的作用,调解中法官灵活地予以运用,一能让法官的语言栩栩如生,二能让许多意会易、言传难的道理准确地表达,使当事人接受。

    3、智换角色。背靠背调解时,法官要转变居中裁判的意识,扮演成“长者”、“智者”、“自己人”的角色,用真诚的态度、亲切的语言、体已的话语来说,让当事人感觉法官是在帮他,是在维护他的利益,使当事人放弃“争个输赢”的狭隘心理。

    4、肺腑感人。法官做调解工作,实质上是对当事人进行说服教育。摆事实,讲道理,一拉一打,说服诱导。在这过程中,法官言词要由衷,态度要诚恳,评判要客观,设身处地,衡情度理,肺腑感人。

    四、法官语言的策略——说的方法

    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中描述了这样一段故事:当安东尼奥无法偿还高利贷时,高利贷者夏洛克要求其履行契约规定,要从安东尼奥身上割下一磅肉。面对法官,律师鲍西娅巧妙地回答:“可以。契约规定的是一磅肉,割下来不能多也不能少,更不能流一滴血。”夏咯克无法下手,狼狈而去。这一故事反映,巧妙的语言可以影响裁判的结果。法官的语言虽然不直接影响判决的结果,但说得巧妙、策略,容易改变当事人的想法,可以影响案件的处理效果。因此,法官在送达、接待、庭审、调解时,与当事人说话要讲究策略,该说时说,该听时听。

    1、少言。法官的司法态度是中立而消极的,很多时候法官需要保持沉默或寡言少语。培根说“听证时的耐心和庄重是司法工作的基本功,而一名说话太多的法官就好比一只乱拨的铜钹。”[[[]徐艳丽:《从倾听艺术谈庭审驾驭能力》,万鄂湘主编《司法能力建设与司法体制改革问题研究》第126页;]]庭审中的实体调查法官要少说,尽可能地让当事双方自己说,自己问;接待中了解情况法官要少说多听,尽量地让当事人把话说完。“你是第一个完完整整地听完我讲话的人,你对我的尊重让我信任你。我尊重法庭的意见。”[[[] 同[14]]]这是一位老作家对宋鱼水法官多听少言的赞赏。

    2、慎言。法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言词要慎重,不能随意发表对案件的意见和观点,否则会让当事人产生误会,给审判工作带来不利。如案例三:徐某租赁叶某房屋时拖欠电费,期满后叶某代交而成讼。庭前调解时,法官对徐某说:“ 你租叶某房屋欠电费事实,叶某为你代交电费也是事实,你应该将电费付给叶某。如果不付,法院判决也是让你付。”徐某一听跳了起来,说法官未审先判,司法严重不公,申请法官回避。

    3、巧言。法官在与当事人的交谈中,要根据语境和说话内容抓住某一切入点巧妙地把意思表达出来,使当事人不得不接受。案例一中法官先肯定杨某的要求不高,大大满足了杨某的心理需求,然后话锋一转说被告不同意的话,根据法律规定杨某的要求是高了,巧妙地让杨某接受法律规定的标准,从而使矛盾得到解决。

    4、善言。法官在接待或调解过程中,要善于用语言解读法律,用典故、俗语、人生经验、书本知识诠释道理,引导当事人改变想法,转变态度。如案例四:杨、张因感情破裂提起离婚诉讼。调解时,杨某一边诉说自己素质很高,一边历数张某种种不是。法官一声不吭听了很长时间,然后说:“授人玫瑰手留余香。你责质很高,应该不难理解这个道理。如果错的是他,你不说他会感激你一辈子。”杨某的话嘎然而止,案件迅速调结。一句俗语诠释了给予他人好处就是给予自己好处的道理,使当事人顿悟而改变态度。

    5、会言。有些纠纷,当事双方对实质问题不言明,法官在审理案件时需要道破;有些矛盾,当事双方对真实原因不正视,法官在审理案件时需要指正。切中要害,正面言词,让当事人正视问题,对症下药。如案例五:王、刘夫妇双双下岗。王天天赌博,刘在街头为人缝补。王觉得刘丢人现眼,赌输了回家打刘,喝醉了也回家打刘。刘提起离婚王不同意。调解时,法官一针见血地指出,王打刘是内心自卑,怕被人瞧不起的反映,然后说:“职业上下岗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灵下岗。作为夫妻,应该共度难关;作为人,只有自尊才能被尊重。”案件调和,刘某握着法官的手说:“你不仅是法官,而且还是个心理学家。”一年之后,夫妇俩怀抱儿子诚邀法官喝喜酒。

    五、法官语言水平的提升——说得更好

    法官是社会的精英,法律的维护者。要维护好法律,法官特别是基层法院从事民事审判的法官,必须提升自身的语言水平。要提升法官的语言水平,以下路径可行。

    1、更新理念。理念是指引行为的源动力。基层民事法官触及的大都是些平常事,久而久之容易令人生厌。法官特别是从事审判工作多年的民事法官必须更新思维,树立司法为民的现代司法理念,锻造崇高的职业操守,才能激活内在潜能,产生工作动力。一个法官只有树立了司法为民的现代司法理念,具备了崇高的职业品质,才会急当事人之急,想当事人之想,察当事人之苦,才会从内心深处去为当事人解忧。也只有真心想为当事人解忧,法官才会考虑自身语言的规范和技巧。因此,现代司法理念和崇高职业品质是法官提升语言水平内动力。

    2、潜心学习。法官必须具有渊博的法律知识和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渊博的知识和良好的语言能力必须通过努力学习,日积月累,方可水到渠成。出色的口头表达能力,是由多种内在素质综合而成的,它需要冷静的头脑、敏捷的思维、超人的智慧、渊博的知识和较高的文化修养,而这些素质的形成,法官不仅要学习法律专业知识,还要学习演讲学、逻辑学、论辩学、哲学、社会学、心理学、文学等相关理论和知识。厚积才能薄发,言之有物,妙语连珠。

    3、勇于实践。司法实践是法官获取知识,锻造能力的一个重要途径。司法实践中,法官不仅要解释法律,还要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结合法律原则、国家政策以及通俗的道理对当事双方的行为作出评判,对双方的意见进行说服。法官要自圆其说,还要让当事人接受,这一过程语言必不可少。法官在司法实践中,只要勤于思考,善于总结,语言水平一定会不断提升。

    4、集中培训。基层法官来源广泛,素质参差不齐,有相当一部分文化素质和法学理论功底较浅。新类型案件不断出现,案件审理难度加大,这就要求法官要不断学习,更新知识,提高断案水平。更新专业知识,各级法院都很重视,技能提高特别是办案语言水平的提高常被忽视。基层法院应该定期分批地将在职法官集中起来进行培训,专门就职业技能、职业思维、职业素养、职业伦理、职业语言进行授课,促使基层法官语言、应变、思维能力的提高。

    5、经验交流。法官处理的案件来自于社会,面对的当事人来自于社会各个层面、各种层次的各种各样的人[[[] 郭立新:《司法审判能力与法官素质的提高》,万鄂湘主编《司法能力建设与司法体制改革问题研究》第155-156页;]],因此,每个法官在从事司法审判工作后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经验和心得,其中不乏语言规范技巧的经验。这些经验实践性很强,操作性也很强,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但因种种原因,法官的经验往往停留在脑海里,停留在交谈中,难以从书本上找到。美国近代著名法学家霍尔姆说:“法律的生命不在逻辑而在于经验。”[[[] 美国法学家霍尔姆在《普通法》一书中提出的著名论断。]]基层法院可以经常有针对性地组织经验交流沙龙,让法官特别是老法官尽情地畅谈办案心得和成功经验,在笑谈中去提升法官的语言水平。

    五、结语

    孔子曰:“志有之,言以足志,文以足言;不言,谁知其志?”一个法官必须拥有智慧,怀有良知,这是非常重要的。然而,同样重要的,甚至更重要的是,一个法官必须拥有表达其智慧和良知的语言能力;必须有驾驭法庭审判这艘航船,沿着程序正义的航道,征服(可能的和现实的)狂风巨浪,越过(可能的和现实的)暗礁险滩,顺利抵达实体正义之彼岸的语言水平[[[]廖美珍:《法庭语言技巧》,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81页;]]。

    撰写本文,旨在呼吁理论界、司法界关注法官的语言规范与技巧问题,期待基层法院民事法官语言水平的共同提高。